第八百四十三章 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曾试

作品:《大道惟一

    东陆与西陆之间的传送法阵,经由东陆一众阵法大师推算出来的,共计十三处。

    其中,九鸣州三处,听剑州两处,赤阳州四处,云州三处,中州一处。

    这十三处大阵,又有四处阵法成功被修改为反向传送的大阵。

    灵初等人在西陆修改的阵法完全是随机的,因为分派去处的权利并不在他们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同时有能力,有机会修改大阵的只有灵初和秦肆两人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机会悄悄修改大阵并不容易,想要恰好与东陆寻到的几个阵法相互呼应更不容易。

    既定的大阵修改成反向传送,同样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是以,能够完全确定修改成功的,只有四处大阵。

    分别位于中州,听剑州,赤阳州以及九鸣州。

    唯有云州之地没有反向传送的阵法。

    剩余的九处阵法,则尽皆被东陆仙门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这九处阵法,在阵法之外,又布了一层阵法,阵中阵,且两者都是传送法阵。

    外围的传送法阵,靠近十万大山的传送至十万大山深处,靠近不测渊的送进不测渊,靠近无垠海的送进雷暴海。

    西陆魔族所设的传送法阵,必然不止这几处,只是灵初等人得到的情报之中,能够推算出来的明确位置的,只有这十三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十余处,乃是一众阵法大师们日夜推演,最后推算出来最有可能存在传送大阵的方位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西陆布置阵法的全部地图相对应,具体的位置却是算不出来的,只能划定一个范围。

    可能的位置共有十九处,除中州两处外,九鸣州和赤阳州各四处,听剑州和云州各五处。

    如今正一边派遣当地仙门世家搜寻,一边择定城池作为应战的堡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州还在修建庇护人族的城池。

    三清道宗掌门书房内,冲和真君大袖一挥。

    袖中流光飞舞而出,在书房正中央顿住,随后如同流水般缓缓掀开。

    薄如蝉翼的金色纸页之上,山河壮阔顷刻间在掀开的纸上跃然浮现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滚滚的河流绕着山川奔涌,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城池村庄星星点点落于山河之间,或高或低的峰峦连绵起伏,一望无际的原野风吹草低。

    灵初扫了一眼,便看到了纸上三清道宗的位置,又在密密麻麻的城池中看到了陈留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九鸣州的地图。

    九鸣州之上的所有仙门,世家,人族城池,各方势力分布皆位列其上,山河地形亦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就像是将一个缩小的九鸣州,置于眼前。

    每随着冲和真君的话语落下,这地形图上便紧随着浮现一个又一个地点。

    以红光标注的魔族传送法阵,以蓝光标注的魔族法阵可能存在的范围,以金光标注的正在修建的人族庇护城池。

    帝江城,句芒城,祝融城,共工城,玄冥城……

    金芒之上,一座座新建的人族城池名称耀眼而夺目。

    灵初目光在这十二座人族城池上掠过,心中推演了一番,眼波微动。

    “师叔,这是……上古十二都天神魔大阵?”

    上古十二都天神魔大阵,又名十二都天神煞大阵,传闻乃是远古之时十二祖巫证道的大阵,后经过世人整理,形成了十二都天神魔大阵。

    这个大阵,被称为洪荒四大杀阵之一。

    相传早已失传许久。

    如今,她竟然看见了?

    作为一个阵法师,灵初心头顿时一阵火热,目光不停的在地图上打转。

    冲和真君微微一笑,肯定的答道,“正是十二都天神魔大阵,说是失传了,其实阵图一分为三,保存在不同的仙门手中罢了。”

    而现如今情形特殊,原本不愿意分享出去的,也只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仙门也不是强盗,拿出阵法的几家势力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偿,更何况,补全了十二都天神魔大阵阵图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这十二座城池,以及七处魔族法阵,都需要元婴修士坐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三清道宗负责的,有六处城池,两处阵法。”

    冲和真君手中朱笔在虚空中轻轻一点,地图之上,八处位置亮起光芒。

    灵初定睛看去,这八处位置,其中三处就在自家山门附近。

    一处魔族法阵,两座人族城池。

    剩余的五处也是离三清道宗不远的。

    当然,在缩小的地图上来看,距离不远,实际上其实距离并不近。

    因为东陆很大,九鸣州也不小,地图上不过一指之距,实际上可能相距千里万里。

    这也不难理解,任何仙门势力都不会乐意自家附近有别的势力插足。

    唯有把握在自己手中,才最安心。

    “门中三山十二峰,三山首座守山门,十二峰亲传弟子必留一脉,余下元婴,金丹等弟子,皆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前往这六城两阵之地。”

    相比于留守山门,前往这六城两阵之地,就意味着必然要与魔族发生正面冲突,陨落的风险要高上许多。

    冲和真君身为掌门,是可以直接安排门中长老弟子们的去处任务,但他并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而是尊重每个人的个人意愿。

    如今灵初出关,他也是这般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幼时曾听过一首诗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曾试。今日把示君,谁有不平事?”

    “冲和师叔,我也想试一试我手中的剑。”

    灵初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,眉羽轻抬,坚定而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冲和真君笑了起来,笑声爽朗,“好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三清道宗的弟子!”

    冲和真君不曾直接安排门中长老弟子们去往何处,便是因为他相信,自己门中的长老和弟子们,就没有胆小怯懦的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十个里面九个都想去外头。

    门中几个留守山门的修士,还是冲和真君开口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你修习的是木系法门,又精通阵法,便去句芒城替下你师父吧,让她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冲和真君想起跑去句芒城的端仪真君,就是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三山首座本该镇守山门,端仪真君却义正言辞的说,自己的小徒弟不还在门中吗?

    有个留在家就行了,然后就跑去了句芒城,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。

    如今,谁走谁留,让她们师徒两个自己商量去吧。

    冲和真君眼底划过一丝狡黠,嘴角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句(gou)芒:传说中的草木神,春神,生命神

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</p>

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</p>

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