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七章 战起镇渊关

作品:《大道惟一

    灵墟界东陆本纪有载,天元历三万六千八百九十九年,岁值肃秋,八月既望,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忽见狂风大作,乌云滚滚,魔气冲天而起,万里可见。

    又见雷鸣四起,天倾欲压,万物哀鸣,如天之怒,如地之诉。

    时五大仙门鼎立,各镇守一方,已淹没于历史长河之中的魔族再次入侵东陆,仙门修士奋起而长争,于东陆各州,与魔族开启鏖战。

    而最初的战场,则始于不测渊。

    岁秋,八月既望。

    不测渊,镇渊关。

    不测渊的天空从来没有过晴朗,因为魔气的原因,此地常年阴暗而荒芜。

    万里荒芜的大地之上,外头一座斑驳的古城屹立,万年来始终镇守在人族与不测渊之间的第一线。

    自魔族谋划暴露之后,此地又重新立起了一道雄伟壮观的关隘。

    以两山磁玄峰为据,于城池之前,两山之间建造了一处全新的关隘,名曰镇渊关。

    此关为第一线,城池为第二线,城池之后,便是剑斋所在的听剑州,是为第三线。

    三道防线,为人族安宁而立,关不破,城不灭,听剑州不失,则三线之后的人族,必然安全无虞。

    以此,足以为东陆人族,守住一方防线。

    彼时,天光黯淡,大地流火,横亘数千里的裂缝如同破裂的瓷瓶,无数本来被约束在裂缝之中的黑雾与魔物争先恐后的顺着裂缝冲出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来的突然而迅猛。

    不测渊有阵法镇守,但因为不测渊过于庞大狭长,不测渊内的魔气又常年腐蚀冲击着阵法。

    即使有阵法,也时不时会有一些魔气泄露。

    魔气一旦入体,便容易引得修士灵力***,勾起人心的狂躁,同时腐蚀肉身。

    因此不测渊附近,不仅赤地千里,渺无人迹,更是没有修士一直驻守,只能偶尔过来巡视一圈,并且定期修缮阵法。

    最近的驻守着修士的地方,便是镇渊关。

    而镇渊关上的修士,也需要时常替换。

    当不测渊***的时候,镇渊关的驻守修士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。

    他们率先发现的,其实是骤然暗沉的天色,龟裂的大地,以及从裂缝之中冒出的深红色火焰。

    不测渊的天空永远是暗沉的,变化其实不大,也看不出白天黑夜,是以,习惯了这个天色的驻守修士,在天色变得更加暗沉的瞬间,就察觉了不对。

    待到驻守镇渊关的金丹修士冲天而起,看见以极快的速度龟裂的大地,还有那一簇簇冒着黑烟的地底火焰,他心底的警钟顿时长鸣。

    即使看不见浓浓黑雾之后的不测渊,但他的直觉却在告诉他,不测渊,出事了!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,驻守镇渊关的金丹修士自袖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,弯曲螺旋的暗红色海螺号角,置于口中,用力吹响。

    「呜!呜呜!呜!」

    低沉而宏大的号角声,顺着风声,穿越浓雾,穿越距离,穿越城墙,在方圆千里之内,所有修士耳中响起。

    一声连着一声,号角声声之中,这座沉寂多年的雄关,在今日苏醒,向世人露出它的爪牙。

    镇渊关后,斑驳古老的城池之中,在号角声响起的瞬间,无数的剑光冲天而起,朝着镇渊关飞驰而去,一路斩破了无数聚在一起的雾气。

    这些剑光之中,又有三道剑光最是明亮,一马当先的冲在所有剑光的前头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息之间,三道剑光便来到了镇渊关上空。

    手持号角吹响的金丹修士看见三道剑光,恭敬的行了一礼,便落回了镇渊关内。

    待到三道剑光散去,露出其中三个人影。

    一男子,一女子,以及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正是姜衍之,素心真君与雾童子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,便是镇守不测渊的三位剑斋元婴真君。

    「开始了。」

    雾童子雾蒙蒙的眼珠看向有些距离的不测渊,他似乎透过那遮天蔽日的浓雾,看见了不测渊此时的***。

    「还有多长时间?」

    问话的是姜衍之,这里的浓雾不是普通的雾气,是沾染了魔气而生的瘴气,具有腐蚀神识的能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元婴修士,神识在这里也会被限制许多。

    是以他们如今并不能看见不测渊的具体情形。

    但雾童子的眼睛很特殊,这里的雾气不仅不会给他造成阻碍,反而还能成为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「裂缝开启的很快,魔气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能到达此地。」

    对于即将来到的魔气,他们还算镇定,因为当初猜测魔族可能会通过不测渊来入侵东陆,所以当时东陆五大仙门便集思广益,花费了足足十年,由上百名阵法师,在不测渊之外,镇渊关之上,重新布置了一个大阵。

    这座大阵的阵眼,乃是一件仙器,凭借着这件仙器,便可保镇渊关不失。

    大阵覆盖范围之内,不仅魔气出不去,魔族也别想离开,这样一来,就能将战场牢牢把控住。

    至于不测渊本身的阵法,他们也一直在巩固,但那只是杯水车薪,望梅止渴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没有缝隙的鸡蛋,他们只能在外壳修补,却无法修补蛋壳里面的裂缝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,足够发生很多事。

    足够越来越多的剑斋修士来到镇渊关,足够剑斋的弟子们各自站到各自的位置上,足够剑斋向东陆各州示警。

    也足够魔族通过不测渊的缝隙,冲出不测渊,朝着镇渊关而来。

    「来了!不是魔族!是魔兽!发狂的魔兽!」

    雾童子大声喊道,神情冷冽而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透过浓雾,他能够看见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潮水,以及黑色潮水中一双双红彤彤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数以万计的,发狂的魔兽!

    即便是看不透雾气的修士,亦能够感觉到地面的震颤,以及耳边传来的隆隆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祭出了法剑,严阵以待,做好厮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包括立于镇渊关上空的三个元婴真君。

    素心真君依旧眉眼淡漠,但手中的素白长剑却有水波隐现,剑气裂空,足见持剑之人的杀意。

    雾童子也收起了往日的张扬肆意,左右手各持一剑,剑身雾气缭绕,看不清模样。

    姜衍之依旧背着他的剑匣,只是心念一动,一道剑光飞自剑匣中出,绕着他如游龙般盘旋清鸣,剑意磅礴。

    厮杀,只在顷刻之间!

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</p>

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</p>

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