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千人屠,白幽灵

作品:《大道惟一

    [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.81new.cc www.81new.vip  绿色无弹窗]

    最新网址:www.xs.l灰狼面具修士似是起了讲话的兴致,神神秘秘的朝灵初低声说道,“那你来的,可正是时候,挑的看台,也正是最精彩的。”

    灵初诧异的微微扬眉,眼中确实流露出丝丝的好奇,配合着这灰狼面具修士,语气带着浓浓的求教之意,“哦?倒是请道友解惑。”

    许是灵初的求教态度,让得这位灰狼面具修士心中畅快,爽快的应了下来,说道,“这底下的两位,可都不简单,一个啊,叫做千人屠,喏,正是那个壮如山岳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灰狼面具修士伸手指了指那个如同巨熊一般的修士,“千人屠下无生者,这千人屠啊,已经在这底下斗场战斗了八十余场,只输过两场,而所有他赢过的战斗,从无对手生还!听说这位修士,出身凡俗军伍,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人,走得便是杀伐攻击之道,修的乃是体修之法,丹田蕴含一口煞气,讲究的,就是杀人凝煞,这煞气凝的越多,自然也就越厉害。”

    炼体之道,体修之法,凝煞炼体,这倒是灵初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体修,在修仙界之中,并不算是主流,尤其是在道门统领的州界地所。

    道修内炼灵气,悟天地大道,体修外炼筋骨,夺肉身造化。

    走的路子,是十分不同的。

    而体修炼体的方法,听闻还有分为内外炼体之法。

    想来这所谓的蕴一口煞气,以煞气炼体,当属于炼体之法中的内炼体法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,煞气也有所不同,这个千人屠修士,看来走的是血煞之气,”灵初目中灵光微微闪烁,落在底下高大修士的身上,灵气润目之下,那浓浓的煞气染着血色,“要这般,怕是手中染了不少的血。”

    灰狼面具修士赞许的看了一眼灵初,没想到这个邻座懂得还不少嘛。

    当下点了点头,语气里带了点佩服,还带了点莫名的意味,“这就是那千人屠的称号来源了,要靠这煞气达到筑基,没有千条性命在手下,哪里能凝聚如此之多。”

    天地之间,煞气也有许多种类,比如灵初当初在万坟山,那里便也算是一种煞气,阴煞之气,再比如得自地底,称作地煞之气的煞气,而这杀人得之的煞气,便叫做血煞之气,算是天地煞气之中,最为血腥的一种煞气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煞气,用之于杀伐,也是煞气之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而这血煞之气,凡人的,与修士的,自然也是有很大的区别的。

    灵初目光清凌凌的落在那千人屠身上,未筑基之前,于凡人军伍之中冲杀,在战场之上凝聚血煞之气,倒是最为便捷快速的方法,不过,到了筑基修为,哪怕是斩杀了千军万马的凡人,恐怕也抵不过百十修士。

    这地下斗场,也算是这千人屠唯一能够大量,又不会有所问题的,击杀修士,凝聚煞气炼体的好地方了。

    若是在外面,这以杀修士修炼的法子,只怕会直接便算作邪修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只怕是要遭到正道修士的追杀悬赏了。

    修士杀人,这是常态,哪怕是正道修士,同样会因为利益,好处等等原因互相残杀,但却从来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。

    所以灵初并不敌视千人屠的修炼方法,至少,这千人屠没有随意滥杀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修炼方法,灵初还是不喜的。

    换做灵初,如非必要,煞气还有很多种嘛。

    “那这千人屠的对手,岂不是很危险了?”灵初眉眼不动,透出面具的语气倒是带着一丝的好奇。

    灰狼面具修士摇了摇头,双手对掌而击,高深莫测的说道,“如果对手简单,那这场战斗怎么能称作是最精彩的?”

    “对面那个高高瘦瘦的白面具修士,斗场之内的修士,都叫他白幽灵!身法诡异莫测,好似幽灵,而且,他那双手,你可曾瞧见了?”灰狼面具修士啧啧称道,说到兴起之处,原本规规矩矩放着的双腿,都盘了起来,两手撑着大腿,又往灵初身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灵初不着痕迹的微微往旁边稍微移了一点,依旧八风不动的模样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邻座道友点头,灰狼面具修士继续说道,“那一双手,可是堪比上品法器!一爪下去,修士的肉身,只怕是直接一分对半了,据传闻说,那白幽灵的双手,修炼的可是一种极为残酷的秘法,那是把双手当成法器炼制!你想想,那痛苦,放在火中煅烧,还不止一次,啧啧。”

    将自己的身体一部分,炼制成法器,这种秘法,灵初也听说过,不过,倒是第一次看见。

    “这白幽灵,也下场了五十余场,只输过七场,算起来,胜率倒是没有千人屠高,不过,两人的狠辣程度,那可是不相上下的,这白幽灵手下的败将,被他一爪下去,撕裂成两瓣,也不再少数,断胳膊断腿的,那更是少不了。”

    灰狼面具修士津津有味的说着这两人的战绩,灵初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身形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面具之下,清雅的面容之上,布满阴影。

    师祖是在坑她吧?

    这是让她来磨炼剑意杀气的吗?这是让她来学会如何保住胳膊大腿和小命的吧?

    灵初不禁摸了摸腕上的红绳,又细细想了想自己的道体,也不知道,断胳膊断腿,自己的道体能不能给修复回来?

    见灵初不说话,灰狼面具修士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还没等开口,一道沉沉的鼓声就响彻在了此处看台之上,鼓声嗡嗡,却在蔓延到此处看台最外面之时,又被无形的阵法挡了回来,使得鼓声只在这一处看台之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哟,开始了,开始了,老夫早就等不及了!”灰狼面具修士一个高兴,虽然有些意犹未尽的住了口,但看向台上的目光,却透着兴奋。

    老夫?

    灵初扭头看了看邻座,第一次仔细看了一眼灰狼面具修士,原本一直不曾动用的神识微微飘出一缕。

    一缕神识还未接近灰狼面具修士,那修士便好似兴奋的挥了挥手,直接挥散了这一缕神识,扭头看了一眼灵初,透过面具,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灵初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专心看打架啊。”

    灵初双眸一凛,面上微微一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