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骗,诈,威胁

作品:《大道惟一

    [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.81new.cc www.81new.vip  绿色无弹窗]

    最新网址:www.xs.l所以说,妖族进来古战场的目的,便是为了那所谓的三祖传承。

    三祖传承?

    三尊妖族的先祖吗?

    能够流传千年万年而不灭,又值得妖族这般大费周折,冒险进入人族的地盘,潜入人族掌控的秘境,想来,这三尊妖族先祖,必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灵初忽而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是了,古战场这儿埋葬的,可是上古之时的修士和妖族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妖族,在典籍记载之中,那可是大妖辈出,就连神兽也时常显露迹象的时代。

    那时候能够参与人妖两族斗争的人族修士,妖族妖修,必然都是不平凡之辈,说不得,妖族参战人员之中,便有神兽血脉!

    神兽的传承,确实足够妖族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三祖,或许便是三尊上古时期的神兽血脉。

    灵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神色激动而气愤的狐妖阿九,猜到了这个狐妖,许是误以为了什么,索性将计就计,似是而非的说道,“机缘,有缘者居之,更何况,真亦假时假亦真,谁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看狐妖阿九所言,应当是对三祖传承存在与否都产生了怀疑,灵初当机立断,直接给狐妖阿九加深了怀疑。

    或许怀疑之下,这狐妖阿九,能够吐露出一些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真的有三祖遗骸留存,只是被你们人族发现了?”狐妖阿九更加震惊,差点儿直接惊呼出来。

    灵初并没有回答,因为她并不知道什么是三祖,不过,这不妨碍她稍微用点小手段。

    下一刻,静静坐在赤褐色土地上的少女,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,眼中弥漫着自信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果然,狐妖阿九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,看着灵初势在必得的眼神,心中寒意阵阵,“你们是人族,就算得到了三祖的遗骸,也无法夺得其中的传承,又何必如此设局。”

    “修士的手段向来莫测,你怎么知道,我们人族就没有办法获得其中的传承。”灵初脸上露出一个冷笑,下巴微微抬起,似乎极为自豪。

    狐妖阿九下意识的反驳道,“不可能,那可是神兽血脉传承,非三祖后裔血脉,不可能获得其中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九见到对面少女露出满意的微笑,心中陡然间一个清明,止住了话头,猛然看向灵初,声量微微抬高,“你在诈我!”

    终于被识破了。

    灵初被狐妖阿九直接指出来,却并没有丝毫的担忧和被抓包的羞愧,反而笑了起来,“阿九,你很聪明,我确实是在诈你。”

    直白的话语,爽快的承认,倒是令得狐妖阿九满目惊诧。

    惊诧过后,是一股浓浓的气恼,随后而来的,是满腔的悔恨与自责,他居然,不打自招,将此次妖族进来先祖遗地,是为了什么,交代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,没有全部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狐妖阿九既沮丧又松了口气的时候,灵初心中却暗暗皱眉,这个狐妖,虽然说了一大堆,但是真正实用的,却并没有太多。

    比如,最为关键的,那三祖,到底是哪三尊存在。

    自己是在诈话的事情既然已经显露,想来这狐妖阿九,也是不会再继续说下去的,更不可能告诉她关于这妖族三祖的事情。

    灵初却也不着急,这个狐妖,性子单纯,虽然机敏,却不够深沉,最为关键的是,这个狐妖,似乎挺看重感情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,这个狐妖,自最开始,到现在,一直都若有若无的站在昏迷的白菱身前,隐隐成为一个保护的姿态。

    既然有情有义,那便好办了。

    灵初清眸微微一眨,伸手轻轻一招。

    捆着狐妖阿九,以及蛇妖白菱的捆仙绳,捆着白菱的那半边再次延伸了一段距离,随着灵初这个主人的心意,捆着白菱的捆仙绳陡然间飞快一拉一扯,原本还隐约倒在阿九背后的蛇妖白菱,便已经落在灵初的眼前。

    半截捆仙绳,捆着昏迷的蛇妖白菱,直接人立而起,只有成人指头粗细的金色绳索,却显示出无穷的伟力,直接将蛇妖白菱立起,虽然身受重伤,一身修为十不存一,但凭借着妖族强悍的体魄,白菱却硬生生在神识重创之下,依旧面容光泽,肌肤细腻,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灵初无视了挣扎着想要上前的狐妖阿九,伸手轻轻一点昏迷着的蛇妖白菱,“这一回,可不是在诈你的话,而是威胁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灵初偏头看向满脸怒容的狐妖阿九,轻轻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先是骗人,随后又是诈话,到了现在,居然已经变成了威胁。

    狐妖阿九目瞪口呆,第一次觉得,自己族中那些典籍之中记载的人族,实在是太不符合事实了。

    妖族典籍之中,曾言,人族双手沾满血腥,肆意屠戮妖族,以妖族残骸炼制法器,以妖族血肉作为丹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人族是将妖族剥皮拆骨,狠辣的很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一见这人族少女,狐妖阿九只觉得,典籍之中记载的,实在是太过片面了。

    这人族修士,显然都不是什么善茬,不仅仅手段残忍,而且还谎话连篇,尤其是眼前这个人族少女。

    一柄长剑横亘在蛇妖白菱纤细而修长的脖颈之间,剑身上,有细微的剑芒吞吐,剑芒稍稍触碰到白菱的脖颈,雪白的脖颈之上,便浮现了点点血痕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可把狐妖阿九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说不说,似乎都是问题,说,便是泄露了此次行动的目的,不说,便是将蛇妖白菱放弃了。

    狐妖阿九沉默了一瞬,最后还是缓缓的开口,“你想知道什么?你也知道,我在妖族之中,并不受重视,所以,我知道的也有限。”

    灵初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摆着手道,“放心,我问的问题,都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什么是三祖?”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,灵初好奇的问道,白菱依旧被捆仙绳立于地面之上,长剑依旧横亘在其脖颈之间。

    狐妖阿九自然不敢说谎,叹了口气,抿唇微微整理了一下思绪,又抬头看了一眼白菱,眼中有复杂之色闪过,随后便用细柔的嗓音,缓缓说起了何为妖族三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