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采花小贼

作品:《师兄个个皆男宠

    温热的鼻息喷在脸上,南宫六六心里一股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靠后些……“抬手去推锦袍男子,不料头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锦袍男子一声嗤笑,蜻蜓点水般,温热的唇在南宫六六的红唇上一触即离。

    脑子轰的一声,南宫六六蒙住了。

    尼玛,我的初吻!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身子一阵绵软,南宫六六声音中不自觉带了恼怒。

    锦袍美人眼中闪过一丝异彩,邪邪一笑欺身上前。南宫六六只觉身子一轻,居然被这登徒子抱了个满怀,顿时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“你是采花小贼不成?”

    锦袍男子嘻嘻笑着,双手下意识摩挲着美人儿红润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闻得睿王世子美艳无双,心向往之,今日踏月而来,特意来会美人儿。”说着期身压上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下意识扭动脑袋,结果被那家伙在脖颈上一顿乱啃,顿时气血上涌,偏偏身子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看清楚,我是男人。”南宫六六很庆幸,自己学习了男人十五年,面对这小贼并没有一般少女那般恐惧。

    锦袍男子似是一愣,继而一笑,“天下谁人不知道睿王世子是男人,可……。”南宫六六心悠然收紧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眸子痴迷的望着怀中美人的俏脸,“可男人又怎样,谁不知道我玉面郎君男女不忌。(..l)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宫六六如遭雷击,完了完了,“你竟真是采花小贼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儿,你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南宫六六心念急转,“公子风流俊朗,凭借公子的容貌,要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,又何必得罪我这个明明不能得罪的。”南宫六六在堵,以睿王府的势力,这人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那玉面郎君似有那么一刻的迟疑,眸子深处微一挣扎,不过片刻便释然。“世子说的什么胡话,我玉面郎君最不喜欢做那强人之难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公子就放了我吧。”南宫六六迫不及待开口。

    “世子玩笑了,乖,我会让你知道,和男人做,一样很舒服的。”说着,根本不给南宫六六说话的机会,期身压上整个封住了那双诱人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不知羞……。”南宫六六头不停的摇晃,就是不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“如斯美人,君子好逑,人伦之礼,有什么好羞的!”玉面郎君邪邪一笑,继续啃咬,“何况世子这般特别,那一日在倚翠楼中见到,就已经魂牵梦萦不可自拔。”

    原来竟是那时惹下了祸根,早晚有一日要烧了那倚翠楼!

    南宫六六心中气苦,实已知晓,今日之事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,领口的衣服被撕开,顿时,房间安静了。

    玉面郎君眨眨眼,似是不敢相信事实,猛地抬手扯动裹胸的白布,居然没动。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六六心中一动,此时不动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攒了许久的力气,左手腕重重在椅子上一磕,随手带的铜镯上顿时冒出一把尖锐的刀尖。南宫六六抬手,毫不迟疑的撞上男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的错愕,玉面郎君只觉得胸口微微一阵刺痛,整个人一愣。多年的谨慎让他猛然后退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吸了口气,在椅中安然起身,藏在袖子里的左手顺着手腕淌血。

    玉面郎君瞳孔一缩,“你竟然不惜自残来反抗我,怎么,我就这么让你不满意?”

    掀起袖口,左手的手腕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,也不知道南宫六六触动了哪里,咔嚓一声,露在外面那刀尖神奇的缩了回去。缓缓拿掉铜镯,左手手腕已经被切出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大乾王朝最出色的师傅做的,有两面,一面刀尖上涂有解毒的东西,而另一面……”南宫六六微微一笑,“公子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早在身体不听使唤的时候玉面郎君已经知道着了道,目光闪烁,突然对上南宫六六白皙的胸口,猛咽了一口吐沫。

    “如果世子只是介意在下面,在下可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南宫六六不怒反笑,这人,死到临头居然还不忘调戏自己。

    走到桌边,拿起一杯茶拍在脸上,顿时脑中晕眩好了许多。南宫六六冷笑,随手掩住胸口,走到玉面郎君身前,“公子这等美人儿,南宫逸见了也是心向往之呢。”轻柔的语气,魅惑的眼神,玉面郎君整个人一怔。

    下一刻,胸口被纤纤玉足踹中。身体飞起,整个人已经飞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关紧了窗子,南宫六六恨恨跺脚,“别怪小爷心狠,是你冒犯我在先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之前那怪香的作用,南宫六六只觉得脑子依旧很沉,随手包扎了伤口,躺在床上和衣而睡。

    却说那玉面郎君,飞出窗外,身形强行扭动了几下,身中毒药,还是沉沉的砸落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清风捂着屁股一步一步艰难挪动,不料天降怪人一下砸中他。

    两人瞬间滚成一团。

    玉面郎君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,一阵阵黑暗袭来,最后望了一眼,入眼处是一张疑惑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呀,风哥,这人晕了。”睿王府里的扶着清风的下人一愣,急忙把清风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清风一怔,伸手叹了叹那人鼻息,“走,抬到别院。”清风自然不是真的被赶出了王府,只是当时王爷为炸出世子的一出苦肉计罢了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一个在楼上,一个在楼下,莫名错过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南宫六六早早起床,结了帐就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大街上,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似是讨论什么。南宫六六心中好奇,走到墙边一站,待看清墙上贴的告示,整个人下意识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说,这好好的,睿王世子怎么走失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也许是被人绑票了,也许那世子是傻子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听说,那位世子可是出了名的才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还听说啊,那睿王世子,是个极美的人,咱们城里大姑娘都赶着要往王府嫁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世子怎么突然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逃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逃婚?”

    “也许有隐疾。也许被人掳走也说不定呢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六六一阵无语,走到街边买了一顶斗笠遮去容颜。

    没想到王府的动作这么快,早知道昨天就该连夜出城才是。

    城门处果然加强了戒备,南宫六六举目四望,该怎样混出城呢?

    视野中一位老人渐渐显出身形,南宫六六顿时眼前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