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下山历练

作品:《师兄个个皆男宠

    “大师兄这次怎么突然叫我们回来了?”玉面郎君被送回房间养伤,议事大厅里只剩下诸位师兄,南宫六六忍不住问。(..l)

    “师傅有令,叫我们不要轻举妄动,暗影那边似乎在计划着什么大秘密,师傅和师伯、师叔已经赶过去盯着,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就行。”提到正事儿,百里容兮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严肃。

    这样就把多日的计划取消了?

    南宫六六有些惋惜,不过既然是老头子们发话了,他们这些还没有掌握明宗实权的人的确没什么号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难不成就什么事儿都不管了?

    “先等等。”百里容兮也有些弄不懂那边的意思,“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掌门就先练功吧,至于其他人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”如今情况不明,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有件事儿。”南宫六六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,掌门有何事要说?”百里容兮挑眉,难不成是为了那采花小贼?其实他很好奇,到底那人和南宫六六之间发生了什么?看来有空要好好审审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小厮,叫做清风,我听说他已经往这边来了,如果他到了山下,大师兄可不可以放他进来?”南宫六六满脸期待,她已经很久没见到清风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男人?

    冷飞那边眉头蹙的老高,似乎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掌门既然发话了,那就这么办吧。(..l)”百里容兮似乎情绪也不高。

    “喂,我们说好的,能不能不叫我掌门。”南宫六六怒了,自从他们回来以后,百里容兮又开始叫她掌门。难道他们之间就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百里容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却注意到一个问题,南宫六六之前说“我们说好的”,她和大师兄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?

    冷飞和莫离对视一眼,两人都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端木成眼珠滴溜乱转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掌门既然……是,小师弟既然这么说了,那我就关注下。”女人果然都很麻烦。百里容兮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,非得自己动怒才记得自己说的话。这男人,就知道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?”冷飞突然开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百里容兮松了口气,他还真怕南宫六六纠缠起来没完。

    “每年我们师兄弟这个时候都要下山历练,我的意思是,今年是否还下山。”冷飞有些不确定,如今山下明显不安全,如果还按照原计划,他担心出事。却又不想老待在山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百里容兮也犯难,每年都是师伯安排他们下山,如今要他全权做主。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南宫六六身上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还没弄懂他们说的是什么,就发现大家都盯着她看。.l[]

    干嘛都看着我啊。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我好想下山走走啊。”莫离嘟起嘴,抱着南宫六六的胳膊撒娇道。每年就这么一个月的时间可以下山,他都珍惜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抬头看了一眼三师兄,结果他也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三人上次私自下山的事儿,如果他们不是都想着下山,又怎么会知错犯错,看来是真想去。

    端木成笑眯眯的,其实他都无所谓。不过如果能下山走走,其实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百里容兮干脆道:“小师弟你是掌门,这事儿你做主。”完全没有了最初对南宫六六的排斥。

    遇到麻烦了又要我做主,早想着什么来着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根本不买账,撩起眼皮故作天真的道:“我才来明宗几天啊,论资格大家都是我的师兄,还是师兄们做主好了。”脸上始终挂着乖巧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……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他们要是能做主干嘛还费这事儿。

    百里容兮轻咳一声,“这事儿还需要掌门定夺。”并不是明宗每个部门单独的事情,这个事儿还真需要南宫六六开口。不然大师伯他们回来少不得一顿板子。

    南宫六六却像是看穿了大家的意思,哼了一声,“我可不想到时候被打板子,这个事儿还是大家商量吧,反正我这个掌门也就是挂个名头,什么时候要我真正管事儿了。”虽然这话有赌气的成分,可也不假。

    大家伙就都看着大师兄,当初说要南宫六六做记名掌门的时候可是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百里容兮一脸尴尬,那个时候不是还有点儿别的想法吗。

    这丫头,居然这么记仇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是掌门,你既然做了决定,大师伯他们回来也不会真的打你板子的。”百里容兮自认很善解人意的劝道。

    结果他这么一说南宫六六当时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打我板子?”谁说掌门不会挨打的。“那上次大师兄你还说要打我板子?”南宫六六眯着眼睛危险的盯着百里容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百里容兮想说,上次不是没打到你吗,可他知道这话不能说。苦笑一声,“上次如果三师弟不那么快开口,我就准备替你了。”且不说她是个女孩自己下不了手,就是掌门的身份,哪有真的挨打的。以前师傅哪次闯祸不是大师伯替的,掌门不知道,难道后山这些师兄弟们还不清楚?

    百里容兮就一脸郁闷的看着师弟们,希望有个人能够站出来替他说一句。

    结果大家伙都在错愕大师兄居然要替小师弟挨打的事儿,一时间众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冷飞受不了大师兄那哀怨的眼神,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劝道:“历来掌门都没有真的挨打的,以往有过先例都是别人替的,大师兄当时既然说要罚,许是真的要替你受过,再说,不是还有我吗。”冷飞旁若无人的握住南宫六六的小手,“即使这一次你做了决定会被罚,依然还有我!”

    这句话比什么甜言蜜语都有用,南宫六六果然转了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生气了?”南宫六六突然问道。冷飞一怔,随即意识到她说的是玉面郎君,登时脸上就有点儿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以后,以后你要收什么人,能不能提前说一声。”一个大男人,说留下就留下了,他们后山就这么大的地方,哪里装得下这么多男人。

    三师兄这是吃醋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真好!

    南宫六六笑弯了眼睛,想到当日三师兄吼着小师兄“笨蛋,谁让你收个男宠上山的?”

    那会的三师兄可是真的够霸道,不过也真的很男人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南宫六六仰着脖子讨好的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百里容兮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这两人,当他们都是空气吗?

    冷飞尴尬的收回手,南宫六六却觉得无所谓。

    左右她已经喜欢了,既然大家伙都知道的事儿,干嘛不能大大方方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有让大家都欣赏的嗜好就是了,因此笑着道:“既然下山历练是明宗历来的规矩,那就都去好了。”一句话让大家伙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百里容兮追加了一句,“不过都准备一下,半个月以后再出发,另外三师弟那边安排一些好手保护一下。”这次下山不同往日,明宗多了掌门,一定要保护好才行。